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NEW]G社的黑歷史-陳歐和我怎樣被迫出局Garena

我是劉輝,2005年跟陳歐一起創立遊戲對戰平台GG;我也是steven liu,是陳歐在南洋理工的同學;而今天來發這篇文章,我的身份是GG創業同仁、Garena元老、與陳歐一樣被職業經理人排擠出局的前元老。

鈦媒體注:最近幾天剛剛上市的互聯網新貴,聚美優品創始人陳歐似乎不大太平,一波一波質疑他第一份創業史的文章發出來,這不是第一次,兩年前的那一次,以當時陳歐第一個創業公司的三個資深玩家出來作證得以逐漸平息,風波再起,這次則激起了陳歐的創業好基友搭檔劉輝(Garena前元老Steven Liu)的萬言故事還原訴冤屈,還有很多細節,電影總不如現實精彩:
“那些日子,陳歐每天穿著最帥的襯衣去見贊助商,出門之前,大呼小叫的告訴我們:好好乾,兄弟們,等我拿錢回來。
可是,不夠,錢還是太少了。”
當事人授權鈦媒體發表這封,我們稍作了編輯:
陳歐和我怎樣從Garena被迫出局——我和“Forrest Li”不得不說的故事》

 前言:
 我是劉輝,2005年跟陳歐一起創立遊戲對戰平台GG;我也是steven liu,是陳歐在南洋理工的同學;而今天來發這篇文章,我的身份是GG創業同仁、Garena元老、與陳歐一樣被職業經理人排擠出局的前元老。
之所以要先花這麼多字數把身份表述清楚,是表明一種態度:我說的是事實,我就不怕實名實姓站出來。

對,我說的就是那篇傳得正火的“JMYP的C公子”。全文一萬多字,作者是藏著的,抹黑陳歐都只敢用字母C代替;唯一貌似實名的,是以偉大光榮正確形像出現的那個“新加坡華人”Forrest Li.事實上這都不算實名,具體怎麼回事,後面會說到。
今天我要說的這番話,其實在2012年就大多準備好了。2011年在聚美高速發展時,突然有人顛倒黑白這段Garena的歷史。我早想發文澄清,但被陳歐阻止,因為這段往事並不愉快,畢竟還是校友,不想撕破臉,加之Garena還有以前很多兄弟,怕傷及無辜。
再者,這段故事在當時的電競圈是盡人皆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陳歐(Nobrac)是GG的唯一創始人。陳歐一廂情願的期望“清者自清”。
直到今天,那篇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卻處處篡改歷史的黑文出現,我必須把憋了兩年的話說出來。陳歐已經不是我的CEO了,他不能再勸阻我。
Forrest Li,你可以把我們創業元老一個一個排擠出局,你也可以大把撒銀子滿網絡發文章為你夢寐以求的“Garena創始人”地位樹碑立傳,但你沒法不讓我說話。


一、電競平台GG的起源

大學對於我這樣的書呆子而言,生活就是三件事,吃飯、上課、上論壇灌水。
我手慢,不擅長打遊戲,但同年級據說有一個魔獸高手,經常虐得來挑戰的對手滿地打滾。每次有人找他挑魔獸都圍得水洩不通。說實話,我很難理解一款遊戲為何有這麼大的吸引力。我問他是不是學校裡的打的最好的。高手說不是,我追問打的最好的是誰,他說是aka Nobrac,這個人還拿過四川省WCG魔獸爭霸四川省殿軍。
接下來的時間,我開始關注Nobrac這個id,後來知道此人姓陳名歐,英文名Leo,長得據說還相當湊合。此人在南洋理工大學組織了規模很大的電競協會,裡面美女無數,引得無數中國留學生屌絲流著口水排隊。
我自恃長得也相當湊合,但自小到大遇見的美女無論何種結局,大多會說:當我弟弟吧……汗。說起來我當時“認”的一個美女“姐姐”,還正好在這個電競協會當秘書。
跟陳歐認識,正是這個美女“姐姐”兼電競協會秘書搭的線,地點在學校餐廳,陳歐說要認識一下我。
陳歐來找我不是因為我長的帥,或者遊戲很牛。而是他在募集程序高手。而我別的不敢吹,編程方面在學校裡還是數的上號的。
點了幾道小吃,陳歐迫​​不及待的開始講述他的想法。
當時浩方對戰平台剛剛崛起,以迅雷之勢席捲大陸。但遠在東南亞,甚至歐洲,卻沒有一個跨洲的對戰平台出現。導致電子競技都是窩裡橫,或者只能在大賽中見面。陳歐的想法很簡單,建立一個與浩方正面競爭的對戰平台,先利用地緣優勢佔領東南亞,再利用新加坡的國際優勢,迅速挺進歐洲和美洲。
“Steven,你現在大一,你想過沒有,在你大三的時候,就可以有自己的企業,而不是每天擠地鐵去上版!”陳歐最後問我,充滿信心。
我有點兒懵,只問了一個問題:就咱倆……那你會編程麼?
陳歐很堅定的看著我:不太會…………
但他趕緊補充說:我覺得不難,我可以惡補編程啊。
這傢伙靠譜麼?我想
年輕的時候就是腦子一熱就變成白痴,兩個白痴碰到一起的力量,也不可小視。…………
以上情景,發生在2005年。請注意,電競平台GG,也就是Garena的前身,就是這樣起源。這個時候,那個對創始人地位夢寐以求的Forrest Li,還沒有出現我們這兩個年輕白痴的視野裡。
二、GG誕生
   一上賊船,就是痛并快樂著的兩年。
創業是聽起來高尚,其實一點也不好玩。你以為你很聰明想到了商機,其實不然,大家可能都想到了。那時候想打敗浩方的平台有很多,比如天下競技, VS等等,大家都野心勃勃,但都由於技術不足而敗下陣來。
團隊全職員工只有一人,就是陳歐。說白了,就是董事長兼員工。
我們的平台叫做GG,陳歐說簡單直接,就用Good Game的縮寫,還意味著by gamers,for gamers。我投了一票贊成,於是全票通過了……汗。
接下來就更不靠譜了,陳歐在只會課本上C語言的情況下,向我承諾,他來負責服務器和客戶端開發。我心想……那要等到猴年馬月。但是畢竟這麼小的團隊,也只能這麼分工,於是我全力負責搭建網站社區和數據庫。
陳歐瘋狂起來很可怕,連續幾個月,陳歐每天睡五小時,足不出戶,番茄炒蛋吃三頓。陳歐其實是絡腮鬍子,鬍子長的超快。

那段時間一個帥氣的職業玩家消失了,我們經常看到一個絡腮鬍子的程序猿蹲在角落裡目光呆滯盯著電腦發呆。那段時間的陳歐,像個隱士一樣遁了,由健談變得一語不發,很多校友問我陳歐是不是出啥事了。
據說當時還有不少人同情他。在新加坡人心裡,去大銀行工作才是正道,沒人覺陳歐創業可能成功。
陳歐邊學邊寫但速度很快,GG平台在一個寫字板的代碼基礎上被創造了出來。儘管我必須說,在後來改進之前,他寫的代碼嚴重不規範,而且很難看懂,說簡單點就是垃圾Code,但畢竟、居然,管用!他兌現了承諾。
GG出生那天,我們出去喝酒慶祝,陳歐偷偷告訴我,他看到擁擠的人流會有點恐懼感,,我心說完了,這傢伙縮在寢室裡寫程序結果寫魔怔了……
無論如何,這一天GG誕生了,她是個先天並不健康的寶寶,甚至連LOGO都是我找國內還沒畢業女友畫的,但是兩個人充滿了自豪感,不顧旁人的眼光,各種暢想,從融資想到上市。我喝吐了,陳歐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口裡喃喃自語。

  三、陳歐赴美
在交給一些職業玩家朋友測試並持續改進之後,我們發現這是可能是一個劃時代的產品,存在很大的市場空白: 點對點的連接方式,大大緩解了對戰時最忌諱的延遲的問題,在國際網絡互聯的速度已經優於浩方,使得歐亞大陸之間的電競比賽變得可能。
陳歐的優勢是他本身是職業玩家,在電競圈裡很有人脈。同時他很有市場嗅覺,於是一次大策劃開始了。
在他的牽線搭橋下,兩位從未交手的頂級魔獸高手:WCG冠軍Moon和ESWC冠軍的世紀巔峰對決,這在當時電競圈裡是爆炸性新聞。而對決的平台是GG!
我感覺那天的服務器差不多快被人流給沖垮了,狂喜的看到用戶數字瘋狂的跳動。我們大眼瞪小眼,不斷的擊掌,喊著“牛逼”。因為我們知道GG一飛沖天了。
我還能找到一些當時的媒體報導,在這些報導裡,“leo Nobrac”,也就是陳歐,無一例外作為“開發者”、“創始人”出現,從這些報導裡,也不難看出GG當時已有的影響力。
這是2006年年初的事情。而Forrest Li,這個如今自稱創始人的人,仍!然!還沒有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裡……
著名社區WCReplays的報導(請注意時間均在2006年)
國內媒體翻譯過來的報導
從此之後,GG平台幾乎是以火箭速度在成長,用戶數每天都在創造記錄,從一個東南亞的本地遊戲平台,迅速變成能解決洲際互聯問題的國際性對戰平台。接下來,更讓我們振奮的是,歐洲著名魔獸賽事INCUP,WC3L也相繼採用GG平台作為洲際對戰平台。
由於GG的系統比較單薄,我們並沒有開放註冊,而是採用了發放邀請碼的方式,但是由於玩家心中的神級選手的註冊加入,無疑讓GG平台的邀請碼突然變成了種身份的象徵,很多頂級職業玩家都跑來申請會員資格,一個邀請名額在replays.net上曾經炒到100RMB!
也就是在這個群雄匯聚的過程中,我們也認識了當時國內知名電子競技社區www.replays.net負責人Zax週豪,知名戰隊WE隊長King裴樂,以及獲得多次WCG魔獸世界冠軍的天才玩家Sky李曉鋒。
順便說一句,在上一次在陳歐澄清Garena事件中,這三位電競行業高人都有出來幫陳歐正名。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翻翻他們的微博。
GG的高速成長也引起了電競媒體的注意,但那時的陳歐還很靦腆,加上開發任務繁重,並不像現在一樣能夠自如面對媒體,因此很少接受采訪。但他很開心地私下對我說:堅持一下,有媒體幫忙,我們很快就有贊助商了。
現在必須有贊助商了,因為靠著陳歐那點殘留的獎學金和遊戲獎金和哥幾個勞動力,在這麼下去我們幾個人就要賣身養家了,但一想,也就陳歐賣相還湊合……汗。但陳歐堅信,只要有5000個用戶就有投資,他不相信投資人會看不上GG。
一切變得看起來很似乎很順利,來自世界各地的讚助蜂擁而至——歐洲、中國、新加坡,各地的公司都表示對GG平台有”濃厚的興趣”,承諾的帶寬贊助從2M共享到150M獨享,承諾的服務器從P4到Xeon, Opteron, 選得我們眼花繚亂。
但是,這是商場,不是我們這幫乳臭未乾的小孩能明白的。每一個提出贊助的伙伴,都對GG垂涎三尺,他們拋出種種利益的同時,也明確的告訴我們,項莊舞劍,意在GG.我們不得不小心的避開陷阱。陳歐也模糊的知道,不能因為蠅頭小利過早喪失對GG的控制權。
經濟上的窘迫,讓平台成長變成負擔,也我們越來越疲憊。我們的夢想是GG,現實是盒飯,現實是我們僱不起專職的人員維護平台,現實是不見收入,只見支出。
那些日子,陳歐每天穿著最帥的襯衣去見贊助商,出門之前,大呼小叫的告訴我們:好好乾,兄弟們,等我拿錢回來。
可是,不夠,錢還是太少了。
陳歐白天編程,晚上寫商業計劃書,給各種風險投資計劃書發出無數份,大部分都沒有回音.好不容易有投資人願意見我們一面,又無情的放我們鴿子。我經常看到陳歐興奮的告訴我收到投資人回復了,不久,又頹然的坐在座位上發呆。陳歐是個不善於掩飾情緒的人,我們看得到他的無助和焦慮,但我這只會寫代碼的程序猿,真的幫不上什麼忙。
在各種苦逼的情況下,在平台時在線人數達到五千人後,我們發現,50​​00人在線就有風險投資追捧原​​來是個夢。更讓陳歐氣絕的是,很多產品很爛的對手卻紛紛拿到了好的投資。在當時的我們看來,原因很簡單,對方的創始人團隊是MBA背景,投資人相信MBA,不相信我們這幫小破孩,並經常以“小孩”代表對我們的不屑。
這件事對陳歐刺激太大,從此之後,他最怕別人說他“小孩”,其實我明白,那是那段時間的絕望給他的烙印。
融資難也就罷了,家庭觀念也是陳歐的另一大挑戰。陳歐的家庭思想非常傳統,希望陳歐本科畢業後繼續深造的而不是創業,認為創業就是沒前途的個體戶,陳歐在父母面前不敢頂嘴,每次都好好好的應付過去,所幸父母都在國內,也奈何不了陳歐。
更倒霉的是,陳歐當時女友的父母更是帶著一種異樣的眼光去審視陳歐,在他們看來,這個商業模式非常奇怪,不求賺錢,只求聚集用戶,感覺不是不靠譜,是太不靠譜。陳歐的大學戀情也是風雨飄搖。
內外交困,陳歐極其窘迫,只得憑藉獎學金和參加電競比賽的獎金支撐服務器和帶寬開銷。雖然每次開會時,陳歐都信心滿滿的告訴大家,難關馬上就要過去。但是,我知道他在眾人離開後皺緊的眉頭。
在無奈之下,陳歐決心背水一戰。
他對我說,想既然名校MBA好融資,那就選一家最牛的學校讀MBA,這樣兩年他一邊讀,一邊接觸美國的投資人,就可以為GG融到更多的錢,他的最終選擇是斯坦福大學。接下來幾個月,陳歐白天看護GG,晚上挑燈夜戰GMAT。
07年初,陳歐成功被斯坦福商學院錄取。
拿到通知書那天,喝多了的陳歐抱著我嚎啕大哭,一言難盡。
那一年,年輕的陳歐成了GG的生父,成為了團隊的大哥。
陳歐年滿24歲,本命年。
老人說:本命,犯太歲,太歲當頭坐,無喜必有禍。
為什麼如今我信了這句話?因為那個Forrest Li,那個自稱創始人的人,在陳歐跟我為了GG籌備、寫程序、招攬玩家、努力經營之後的兩年,現在,終於要出現了。

四、本命年:那個“憨厚”的職業經理人

2007年,陳歐知道自己留在新加坡的時日不多,因此更加瘋狂地投入工作,希望能夠在9月赴美報到之前,將GG推到一個新階段。
年初,GG戰隊系統發布,豐富了平台產品線,平台的同時在線人數也突破了1萬。用戶量的激增,廣告贊助開始出現,收入也一直在增長。同時,融資難的問題也在慢慢解凍,GG成功渡過了最艱難的時期。
陳歐曾苦笑的告訴我說:斯坦福白考了,感覺不用去了。
但陳歐一直憂心忡忡的是一幫學生兵,沒有一個有經營管理經驗,能不能帶領GG走的更遠?他一直希望能有強援加盟,正在此時,陳歐通過斯坦福校友的介紹,認識了Forrest,一個摩托羅拉人力資源出身的斯坦福MBA。
Forrest 看起來是非常老實憨厚,和我們見面時一臉溫和寬厚的笑容,讓人很舒服。學長的身份加上大型企業的背景,很快讓陳歐深信不疑。
起初, Forrest對我們說就是因為都是校友,所以過來幫忙,不求任何回報,以Business Development Manager 的身份低調兼職加入團隊。其實現在回憶起來,投資人說我們“孩子”是有道理的,接下來一系列嚴重錯誤不堪回首……事實證明,Forrest是太高明的“職業經理人”了。
一段時間的磨合之後,由於看到GG的高速成長性,Forrest告訴我們他希望全職加入,但提出要做CEO,讓陳歐作President。
對於這個變化,Forrest是這麼解釋的:President是公司的頭,CEO只是負責商務運營,而企業的創始人一般都不當CEO,工程師出身的更不適合當CEO。這番話說的我們暈頭轉向,加之創業公司向來對頭銜不怎麼看重,於是答應下來。
拿到CEO的職位後,Forrest憨厚的告訴我們,CEO加入初創企業,一般要求30%的股份。說實話要的這個股份實在有點嚇人了(天使投資人一般才10%),Forrest信誓旦旦告訴陳歐,股份的控制權一點都不重要,最關鍵是把公司做大,等到上市了10%的股份都是天文數字!除此之外,為了讓他有“歸屬感”,在GG平台建立兩年後才加入的他,還要求“聯合創始人”的身份。
現在想起來,這個“聯合創始人”的要求還真算是相當憨厚了……和現在獨占創始人地位的要求比起來,畢竟還非常謙虛的加了“聯合”兩個字。
陳歐雖然已經歷經兩年創業,但論起職場經驗幾乎沒有,而且,他是一個為了把公司做成可以犧牲自己利益的人。雖然我們勸他要小心,他還是選擇相信了這個帶著斯坦福光環的”校友”,面對Forrest提出的一個又一個“公司慣例”,他選擇了讓步。
接下來的事情,則更為嚴重。
Forrest和陳歐一起去引入投資,他自己佔30%,投資人佔10%,期權15%,陳歐35%,CEO擁有對期權的分配權。三個董事會席位,投資人,Forrest和陳歐各佔一席。在這種架構下,Forrest和投資人聯盟,隨時可以把陳歐架空。我問陳歐,你這樣不覺得危險嗎,會不會企業失控?在當時陳歐看來,Forrest是最值得信任的伙伴,和Forrest聯合起來,肯定可以控制公司。。。
而實際上,投資人是Forrest老婆的同學,這種私下的默契,讓陳歐在完全無意識的情況下,從GG的主人變成了客人。(友情提醒:董事會席位非常重要,期權也不是創始人能夠隨意發給自己的,失去了對董事會席位和股份的控制,就基本上失去了對公司的控制)
這裡說句題外話,那時的陳歐也見到了天使投資人徐小平老師,小平老師對陳歐一見如故,並有意向投資,但後因種種原因錯過。這是遺憾,卻也是緣分。
而Forrest在完成股權控制後,遍逐步開始奪權行動。
在獲得融資之後,GG事業進入高速發展期,陳歐自認管理經驗不足,坦然將財權人權拱手相讓給Forrest。,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裡,原核心GG成員迅速被邊緣化,直接導致權利流失,到最後,除了源代碼和服務器,我們任何控制權都沒有了。
由於理工科出身,陳歐對於數字比較敏感,而Forrest更熱衷於打太極拳感性分析。從這時候開始,兩人對企業的發展思路產生嚴重的分歧,而這種分歧由於股權控制能力的喪失,變得越發不可調和。
而當陳歐提出質疑,每次Forrest都會說:你們沒有Business sense,強調自己的商務經驗,擺老資格。陳歐是一個喜歡坦誠溝通的人,願意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最要命的是缺乏城府的他從來不會隱藏自己的觀點,但Forrest是個話很少,很少表態的人。每一次溝通,陳歐都以為自己表達清楚了,獲得了共識。但結果就是,Forrest越來越了解陳歐,陳歐越來越看不懂Forrest。
GG雖小,但在僅僅Forrest入職業不到7個月的時間,突然分裂成兩個團隊,實力大打折扣,陳歐措手不及,嚴重缺乏商業經驗的他徹底陷入了迷惘。我無法幫到他,只有在旁邊默默的觀望。
這一年的GG發展打下的基礎,本已讓陳歐放棄了讀斯坦福的想法,因為原本讀斯坦福MBA不過就是為了GG融資,既然GG不需要了,還去作甚?但是,兩派紛爭的局面讓GG面臨著更大生存困局,讓他騎虎難下。
可以說,那個時候,陳歐依然是最大的股東,,他可以留下來和Forrest進行纏鬥,我也會堅決的站在他一邊。更何況核心技術代碼,服務器,處處都是GG的死穴,Forrest要趕走我們,不是那麼容易。但如果團隊分裂,兩虎相爭,GG能走多遠?
但陳歐決定暫時離開,出國留學。
陳歐告訴我:一山不容二虎,我和Forrest都在對GG不利,我暫時離開對GG更好。更何況到矽谷後,我也可以給GG帶來更多的資源。我們做的任何事,都不要阻礙GG的發展。
07年9月,陳歐離開了新加坡,飛往斯坦福,既為了尋找新的資源帶給GG,也為了讓這家年輕的新加坡公司避免高層內亂。
陳歐的家人後來告訴我,北京登機飛往美國那天,陳歐的家人嚴陣以待,因為陳歐又突然不想去了,想回到新加坡,留在GG的身邊,而反感創業的家人要求陳歐必須深造。
據說那天很混亂,陳歐在機場裡各種想著當逃兵,家人嚴防死守,一直到飛機門關上,家人才放心離開。
雖然已經是舊事,我聽了卻依然五味雜陳。

五、把陳歐從GG的歷史中抹掉

陳歐離開了,到了大洋彼岸,但是Forrest對GG的掠奪卻依舊沒有停止。
在美國,陳歐一邊讀書,一邊一廂情願的推薦投資資源和合作夥伴給GG,但是Forrest進行了完全的信息屏蔽,連創始團隊的核心成員都無法從Forrest這裡得到陳歐的任何消息。
2008年2月,從下面的郵件中, Forrest把GG平台更名為Garena,無恥的是,作為第一大股東的陳歐,並沒有在收件人名單裡面。拜託,人還沒走呢,怎麼連茶水都換了。當陳歐在MSN上問我怎麼平台名字換了,我沉默了,他也沉默了。

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去陳歐”化開始了。
同年8月,Forrest甚至將公司的名稱從創立時的Ocean Technologies & Media(歐新科技)改成了Garena Interactive。
在閃電般完成GG到Garena切換之後,加之陳歐身在國外,Forrest在所有的採訪中,都說自己是Garena創始人,而陳歐的名字,慢慢的從公司內外消失了。
把公司改個名字,從此將此前的歷史一刀截斷,連同與這段歷史有關的人一起屏蔽:這就是所謂的Garena創始人的真正的創造過程吧?
這樣就是為什麼在那篇“C公子”黑文裡,對陳歐跟我此前幾年的經營與支撐、磨難與喜悅,都用“殼公司”三個字輕輕掩過的原因。“欲滅其國者,先滅其史”——看來Forrest Li,這個“新加坡華人”,還真是像那篇黑文裡寫的,把我們中國“最傳統的一些東西在那裡保護和傳承的更好”——至少在這句話的學習和運用上是這樣。
如今,在那篇“C公子”黑文裡,Forrest Li以他的槍手之口這樣解釋改變公司名字的理由:“2008年8月,Forrest把公司名字改為Garena。2009年初他判斷公司的商業模式有問題,這麼下去沒希望,於是一番痛定思痛之後,他就把公司清算了”;“2009年5月,Forrest重新帶領團隊重新創業,沿用了Garena的名字,還是做互聯網游戲,但不是做對戰平台,而是專注網絡遊戲發行業務,立志打造出東南亞最大的遊戲發行平台,這一來,路子算走對了,也就有了今天的成就。”
我倒是找到一篇2009年10月,Forrest Li堂而皇之的以Garena創始人身份接受媒體採訪的報導,滿篇談論的都是一個主題:遊戲對戰平台。
“痛定思痛”的Forrest Li先生,你不是號稱2009年初就判斷對戰平台模式有問題,要專注做網絡遊戲發行業務嗎?為什麼在2009年10月接受采訪時,媒體仍然稱Garena為“對戰平台”,你也還在大談對戰平台呢?你的歷史課老師跟邏輯課老師,哪一個還健康的活著?
自相矛盾容易,食言而肥可以,顛倒黑白也不難,但好在日期無法改變、歷史已經寫就。
跟什麼改變商業模式沒有關係,把GG改成Garena,把GG的歷史一筆勾銷,把陳歐以及創業元老們的痕跡悄悄抹去,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哦,當然,既然已經是Garena了,那麼Forrest Li先生,在GG建立兩年多才加入的Li先生,終於可以是創始人了。
一切來得太快,我憤怒而又萬分不解,至今仍不明Forrest為何如此絕然,絲毫不顧知遇之恩和校友情懷,招招不留活口。
歷史上很多公司發展過程中也曾經易主,但從未出現過篡改創始人的做法,就連扎克伯格這樣的人,當年刪除過聯合創始人之後,最後一樣被告改了回來。這是何等嚴肅的一件事情!!更何況你改的是當年的唯一創始人,在公司風險最大的時候,你在哪裡清閒?
憤怒如是,卻也無力回天,事已至此,作為一個技術主管,既然他們不敢動我,我也樂得清閒。我知道必須耐心,如果我一怒出走,那Forrest就大獲全勝。
但幾個月後,陳歐告訴了我他賤賣股份的消息。其實我也預見到了這一點,這是一場已經沒有勝算的戰役,這是一場要看著親生孩子易主的悲劇。陳歐不脆弱,他還是公司的最大股東,但天性如此,作為GG生父的他難下狠手。至少,他離開後,Forrest的工作重心,從權力鬥爭,轉變到了公司發展。天性純良甚至有點小2的他,哪怕回來,命運也掌握在Forrest手裡。
那時候,我也第一次想到了離開。

六、未完的待續
   因為陳歐的離開,我反而不那麼受Forrest關注了,我很少和管理團隊進行深入溝通。作為手中持有股份的元老,外加技術控制,你別理我,我也不理你,倒也相安無事。
接下來的一年,Garena從一家充滿激情,高速發展的創業公司變成了一家慢慢發展的中小型企業。Forrest號稱創始人兼CEO,完全不寫代碼的天使投資人變成了CT​​O,投資人的同學變成了COO,這簡直就是Forrest的家族企業,我們這些真正的元老則變成了UFO——外來者,榮譽完全被掠奪。
09年4月,陳歐的頭像再次亮起。
“我馬上就要畢業了!”
“什麼時候回來?”我趕忙問。
“我計劃回國創業,不計劃返回新加坡了”
我內心多少有些失落“那……計劃做些什麼呢?”
“還沒完全想好……Steven,和我一起回國創業如何?”
呵呵,這段對話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一瞬間,我似乎穿越回四年前的雨天,他問我:你想在大三的時候擁有自己的企業?
回國,意味放棄Garena股權和期權,和這四年的全情投入。
悲劇的是,當我走的時候,也被Forrest陰了一把。聽說他還想說服早期一起奮鬥的兄弟把股權轉變成期權,他的說法是:這樣可以避稅……
如今回想起來,我還想對那個“更好的繼承和保護了中國傳統文化”的Forrest說一聲:哥,有必要這麼貪嗎?
最後的結局是:2010年五月,新一輪投資進來的同時,Forrest趁機強行以十分之一的價格收購了我的股份。
創業,最關鍵是跟對值得信賴的人,結果可能悲壯,但求死而無憾。

七.後記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戴著眼鏡的斯坦福學弟戴雨森,陳歐和我構成了聚美優品的創始團隊。
更幸運的是,我們遇到了天使投資人徐小平先生,在沒有陰謀和陽謀,有的只是支持和鼓勵,當年的投資困境不復存在。
2010年,我們用了兩天時間搭出了聚美的雛形,一天時間寫了支付代碼,手忙腳亂的開始聚美旅程。
今天,我以Garena的第一號老員工的身份廣而告之,希望Forrest好自為之,做好你的事情,賺你的錢,兄弟們交給你了,請讓他們有所收穫,至於改名換姓沽名釣譽的事,你幹也沒用。
借用團隊兄弟河馬的一句話:海外顛沛,一別數年,身雖在江湖,名卻在族譜。
陳歐跟我都早已離開GG了,我們都有了自己新的事業,Garena發展到再好,我們都與其沒有一毛錢的利益關係。但我們想要的是那段真實的歷史,我們必須要捍衛的,是作為創業元老的榮譽。
(由於還有很多為GG做出過貢獻的元老尚在Garena,為了避免影響他們的生活工作,在文中刻意隱去。但兄弟們,陳歐和我永遠銘記共同奮鬥的日子)

本文轉自鈦媒體:http://www.tmtpost.com/115770.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網站歷史文章

免責聲明

  1、本站軟體僅供軟體網路測試無任何販售行為,請於測試完後24小時以內將檔案刪除
  2、本站軟體皆來自於網路,請勿任意散佈並尊重智慧財產權,軟體僅供網路測試
  3、本站軟體、教學禁止用於任何商業行為,如造成法律問題,本部落格、作者不負任何責任
  4、本站軟體、教學文章只供參考使用,有任何帳號、手機相關風險請自行負責
  5、本站軟體、教學文章只供參考使用,有任何繼承、引繼等帳號問題請自行負責
  6、若有侵權問題,請第一時間留言、FB私訊通知,我們將會以最快的速度移除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