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太陽花女王劉喬安 7千字說明「援交事件」事件




太陽花女王劉喬安上周被《壹週刊》踢爆疑涉援交,她沉潛一個星期後,今天晚上發表7千多字公開信,針對外界對她的諸多質疑,逐一提出說明,文末她表明,將控告《壹週刊》及所有設計她的人。

《蘋果》今天獨家取得她的千字公開信,完整刊登如下。(丁牧群/台北報導)

以下是劉喬安公開信全文

我又闖禍了,鬧得滿城風雨。不僅傷害了家人,更令朋友蒙羞,一步行差踏錯毀滅了所有的一切。記者媒體不斷追問,我謹以此發文給社會一個解釋,自此不再為該事件發言或回應。

太陽花學運,很意外因為一張別人拍的照片,因為華幹哥的一番讚美,突然從平民加冕為「女王」,我相信對每一個女生來說,都是高興的。有很多人批評我很想紅,說我憑什麼。自始至終我從未以「太陽花女王」的名義發表過任何言論,也沒有參加過任何公開活動,沒有因太陽花女王一詞,獲得任何一分利!

台灣這個社會只要稍有些知名度,哪怕只是個坑蒙拐騙恐嚇富商被關過的無賴,也能跳出來選個什麼東西。當時身邊朋友連親近的朋友都猜我以後會上節目當名嘴或者變通告藝人,又或者勸進我積極參與社會活動,為自己準備將來可能的舞台。但我深知自己多少斤兩,安守本份便好。服貿協議我沒有比幾位領袖懂,我也從來不敢替學運發言。我不是領袖,我只是當時的一名參與者一名志工。

「毀謗官司」

「王子魚家暴事件」我開始登上版面,力挺被毆成重傷的好朋友,當時衝動罵了載先生「缺少某些器官」而吃官司,公親變事主。訴訟過程中女主角也沒再理過我了,所有的法院費用律師費用、罰金,都沒有人再關心過。如果我是個「很想紅」的人,我會第一時間在媒體面前,替王小姐當代言人,而不是暗自運動,找律師找議員,籌備記者會現場。氣沖沖的私下撞罵有錢的富商,和專業的律師,再摸著鼻子默默跟他們打官司。

「愛飛翔善款事件」

學運並沒有為我帶來任何利益,反而因「封王」以後,引起捐款的問題受到關注。此事件我承認處理不當,喬安不懂法條,不知道接受捐款是觸法的。喬安也不懂處理「錢」時該有的謹慎態度的重要性。事件爆發後我很快與捐款的朋友達成和解,對方要求我將「捐款收據補齊」以及「解散愛飛翔」不再用該組織名義募款,就不再追究此事。那位朋友說,知道我們有一股熱誠做公益,但我們沒有成熟的經營經驗,毀掉「愛飛翔」是怕我們這群不懂事的年輕人,將來因為「愛飛翔」闖下更大的禍,並不是希望愛心中斷。直到今天那位朋友仍然資助著愛飛翔當時的世光教養院,大家關係仍然非常良好。我和夥伴們也每個月都有去世光教養院還有睦祥育幼院陪伴院童、病童們。

事主不追究了,反而有些人嚷著手中握有證據,窮追猛打要我給個交代。該交代的人我早就交代完了,究竟該給誰交代?這就是一個愛做秀的社會,真正付出的人不出風頭,旁邊看戲的人搖旗吶喊!

「與前夫婚姻」「謊報學歷家世」

再因為捐款問題被記者起底,說我學歷造假,說我謊稱我爸爸是某某某,我媽媽是某某某。隨後又有報導我與「前夫」的過往。我相信那些報導的資訊來原,都不是來自我或我前夫,而是來自於第三方的道聽涂說。感情這種事說不清誰對誰錯,在沒有人採訪過我的情況下,報導我的過往,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報導中指出前夫與我正在爭奪女兒的扶養權,這是不正確的。

離婚後是前夫主動放棄扶養權,不想照顧女兒,要我自己養。當時我帶著剛出生的女兒,因為實在不忍父母再為我操心。我的家境並不好,本身又沒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如何可能爭得扶養權?一個沒有一技之長的單親媽媽,無依無靠要養大一個女兒,中間的苦處千言萬語三言兩語,相信只有同樣經歷的朋友,才能深深體會。因為覺得虧欠寶貝女兒一個完整的家,為了下一代不要經歷我所受過的苦,能有我小時候的想有而沒有,我要給她一切最好的。我要給她最好的玩具,讀最好的學校,接受最好的教育。為了這個女兒,就算砸鍋賣鐵挖肝賣腎我都願意。即使被說我不自量力,但這一點上面我絕對堅持。

一個小寶寶的費用實在高得驚人。女兒剛出生那段時間,我白天幫忙寫企劃賺外快,趁著空閒時間考上品酒師牌照,因為我知道一技之長的重要性。晚上去酒店上班陪喝酒,久久難得接一次飯局。當時只有一個心念,就是「我要養大這個孩子」,只要她能幸福長大我什麼都願意。沉浸在聲色場所,難免自卑。我對不同人說過很多謊,說我家是有錢人,說我高學歷,我相信當過「小姐」的人都懂我為什麼會這麼做。在那種環境下,我不可能告訴大家我叫劉依函,我爸爸是劉某某,我母親是林某某,我家開的西藥房倒掉了,我窮死了,請任意糟蹋欺負我吧? 我不偷不搶不騙也沒影響到誰。現在搞到家人不敢回家 一進家門就不敢出門 也叫我不要回家。知道事發到現在我多久沒看到女兒了嗎?知道這週末將要校外教學我也不能陪孩子去嗎,因為女兒同學媽媽怕我影響到大家?知道我有多心疼家人被指指點點嗎?我只是在台北努力求生存的單親媽媽, 我影響了誰?我的確為了十萬動了貪念 你們這樣精心策劃騙人獲取銷售量到底贏了什麼?
小時候 我家在在菜市場裏開藥房,八歲時 爸爸給我和弟弟各一百塊讓我們去買自己的聖誕節禮物,我記得我沒有看過聖誕樹 好羨慕,買了一個99元的小樹回家。我永遠記得,在所有藥房客人 市場攤商面前 我被第一次狠狠刪了一個耳光 罰跪在市場門口兩小時,就因為我愛慕虛榮、奢侈。
我有一個夢 只是換了我爸24年的Toyota,我有一個夢 只是換了我家一直長壁癌會漏水的50年屋齡的一樓27坪房子 我欠我女兒一個完整的家,所以我讓她唸最好的私校,過最好生活。我一直很自卑出身,只有國中學歷,唸銘傳那學期也是我努力考同等學歷考大學聯考才考上的。

學運以後從來沒有記者問過『本人』家世與學歷背景,我只有國中學歷,我也從來沒有說過我是銘傳大學。那是我努力考同等學力在考大學聯招考上的,我才念了一學期,雖然之後教授有出來幫我說話,還說我都拿A。媒體打聽了那些以前在花場裡瞎掰的事情,再說我學歷造假。如果這件事我需要道歉的話,在此我也向社會大眾道歉吧。

「黑二代包養」

之後為了脫離聲色場所,我和當時非常疼愛我的男朋友,輾轉去了美國讀書,再到上海工作。上海認識了「莊起鳴」,也就是「夜店殺警案」中,樓上夜店的其中一位股東。我們交往六年,我在他的店裡上班工作,自己賺自己薪水,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何來「黑二代」包養之說?況且他也不是黑道份子,這些道上的兄弟應該都很清楚吧?難道只是因為他長得圓圓老老的,我長得漂漂亮亮的,就認定我們是包養關係?我對他六年是真愛,他是我正式男朋友耶

如果我是貪錢的人,我不會離開富商的「黑二代」,學運期間跟一個照顧不了我,月薪只有四萬的平凡上班族在一起。為這個男人我放棄犧牲了太多太多。得罪前男友,所有關「酒」的生意幾乎封殺停擺。但我覺得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放棄一切都值得。但想不到發生偷拍事件的當下,陳先生是第一個買機票逃出台灣的人,一通電話一封簡訊也沒來問過我怎麼回事。陳先生請問你都沒懷疑過我是被設計的嗎?請問當大家高喊著「太陽花女王」的時候,你為什麼站第一線說「她是我女朋友」,我落難的時候你像逃難一樣逃走?陳先生你有心,你會知道我心有多痛,我恐慌症嚴重到要強致住院。
因為陳先生和我的關係得罪了「黑二代」,我們一起合資經營的小紅酒莊,失去了大公司的支持,股東紛紛不管事,生意也一落千丈今年八月倒閉。幾位原本是好姐妹的股東也相繼交惡,目前還在訴訟中。我要再次向這幾位姐妹道歉,即使妳們不肯諒解我。

我的生活頓時陷入困難,只能靠賣酒這項不穩定的收入。 我的餐酒館從八月底關門到現在,我一塊錢收入都沒有,只能偶爾靠賣庫存酒有點收入,對 我接到訊息, 我為了高價差點出賣了自己,

我從來沒有以玉女自居,我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我會跑夜店,喝醉酒會暴走會打人,看到帥哥我也會喜歡,有時候也會主動搭訕。那就是我!

「援交事件」

我腦子不太好,但又自以為聰明。朋友說過我很多次對人沒戒心,很容易相信任何人。事發當天我接到莫名的Line簡訊,相約介紹我一位「香港大哥」要買酒。因為對方行程很趕,要我到酒店與對方碰面,接頭人「小嫻」叫我不要擔心她會陪著我,叫我不要帶朋友去,香港大哥會不喜歡。於是我沒多想就相約見面了。其實不管擔不擔心怕不怕我都必須去,這就是窮人的悲哀吧。唉

進入房間後「小嫻」馬上離開,留我一個人在房間。小嫻突如的舉動令我感到錯愕,那一刻起我便感覺不對勁,全身寒毛炸束,但仍強坐鎮靜。進入房間後原本要坐在窗邊,後按照「香港大哥」的指示坐在床邊(鏡頭指向的位置)。其實當時應該扭頭就走,但我不得不承認「十萬」對我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我已經確定自己是被設計時,不知道對方是記者 我以為遇到變態,不想被拍裸照或強暴!因為滿屋子都是散亂的行理箱,我真的只想盡快脫身,根本不知道原來是攝影機或人躲在裡面偷拍。我怕我沒有順從會被強暴 我和一個以為是變態的男生處於一個房間,帶我進去的姐姐也走了 我真的真的很怕 坐在床邊一直扮乖。雖然我很害怕,但我想把氣氛緩和一些,希望對方不要為難我。我跟他聊天,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本來就很敢講,也很愛開黃腔,以我的尺度來說那不算什麼。如果看過全程影片的朋友(全程影片已經流出),應該很清楚很多話是被誘導性的講出來的,畫面經過剪接後,似乎像是我很努力推銷自己的身體。

香港人劈頭便從十萬變成兩萬。一連串奇怪的舉動讓我感到很不安,心想什麼跟什麼,先說賣酒把我騙出來,再用十萬騙我進房間,現在又說兩萬塊。總而言之,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於是就像影片中,我開始跟他談價錢,其主要目的是想試探他究竟在搞什麼鬼。對方從兩萬加到兩萬五,慢慢出到三萬,不斷告訴我行情應該是如何。我想委婉拒絕他,不停告訴對方我沒接過,沒有談過價錢(原版12分鐘影片很清楚的有播出我拒絕他的部分,但新聞沒有播這一段)僵持了好一陣子,我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出國10萬台灣7萬(新聞誤聽成三萬五,但我沒提過這個數字),是想讓快點抽身。我已經確定自己是被設計了。不過當時沒想到對方會是記者,當時以為碰到壞人想騙我上床,自己可能是會被強暴拍裸照之類的。從他一開口十萬變兩萬,我根本不覺得就算就範的話,會拿到任何錢。那個時候我已經很害怕了,我想把氣氛緩和一些,希望那位大哥不至於為難我。

聊過一陣子,我看對方不像會為難我,於是我提出要去接女兒下課,可以借廁所換短褲嗎。

「香港大哥」突然說:「我可以看妳換嗎?」
(原版影片非常清楚,不是我主動要換褲子給他看的)

我真的嚇死了,嚇到全身血液倒流,腦中早就一片空白。我真的是害怕,怕得照做。當時他要我做什麼我可能都會照辦吧。
最後要離開時,對方擋在我前面跟我說話,於是我坐回床上跟他聊多幾句。我說:「你人很好,但是我不是妓女(Prostitute),我只做愛(Make Love)我喜歡有氣氛,這樣我真的沒辦法。」(明明就是禮貌性的拒絕交易,但經剪接後完全變調)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本來就很敢講,以我的尺度來說那不算什麼。如果看過全程影片的朋友(全程影片已經流出),應該很清楚,很多內容是被誘導性的講出來的,畫面經過剪接後,似乎像是我很努力推銷自己的身體。

我一直扮乖,一直打給「小嫻」她都不出現(影片中有都有拍到)。你們可以調六福客棧的錄影帶,我一出房門是嚇得跪在地板上哭,走到電梯口嚇得腿軟走不動,呆坐了最少十分鐘。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喬安如實交代。

我錯了,我錯在沒有在電梯裡立刻走人。

我錯在想看看出十萬塊的人長什麼樣子。

我錯在他若真給我十萬塊,或許與之苟且。

學費、保費、癌症醫藥費、精神科藥費、保姆費每項都是鉅額的錢。我的確起了貪念。

新聞出一來,我滿腦子想著都是女兒的臉,將來她的同學如何嘲笑她「妳媽媽是妓女」!我甚至傻得擔心那位「小嫻」會不會有事情,警告她「香港大哥」是個壞人,請她小心。(事後發現小嫻與香港大哥都是某單位的資深記者)我相信任何一個女人發生這種糗事,當下第一反應一定是想著如何閃躲。四面八方的訕笑,家人與朋友受到沉重的壓力,丟臉丟到全國,丟到對岸,丟到美國丟到義大利,丟到全世界。(經過兩天,包括對岸與外國媒體都在報導了)我慌了,我試著自圓其說,我試著避重就輕,又說了很多不是重點的東西。事件被我愈描愈黑。

我很想一死了之,但只有在這一刻的人才能真正體會,活下去比死還難。想起多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某一晚,朵拉寶貝打電話給我:「媽媽,我想你ㄟ,我想你想到死掉了怎麼辦?」那通榨乾我眼水的電話,至今印象深刻。我的孩子不能沒有媽媽,即使是一個全國認證的「妓女媽媽」。上上個月被這位第一時間逃跑的男朋友,逼著拿掉小孩,因為受不了壓力,我至今80小時不能進食。恐慌症發作,加上這次偷拍事件。我的心理醫生要將我強制住院,勸我不能一個人在家,勸我出國先找朋友照看著我。經過幾天沉澱,我覺得閃爍言詞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真心誠意懺悔認錯,才是真正最好的解脫。以上都是事實,我做錯的地方我真心懺悔,沒有發現錯誤的地方也請大家告訴我,我可以道歉懺悔一千次一萬次。請不要再騷擾我的家人與朋友了。

今天我是一個女人,人家付十萬塊要跟我上床,我是道德淪喪的敗類。

今天我是一個男人,人家付十萬塊要跟我上床,社會會對我豎起大姆指!

雖然道德上說不過去,但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為了是什麼,我的目的是什麼。比起喝醉酒到處亂睡,看見外國人倒貼著睡。我相信比較起來,我是位好媽媽。

「香港大哥」與「小嫻」,你們計畫了那麼久,如此精心安排。花言巧語騙一個窮單親媽媽,誘我在鏡頭面前脫褲子,再傳給大家看。不太道德吧?「新聞絕對不是被製造出來的」

發生這樣的事情,等同於殺死了我一次。當初賜我「太陽花女王」封號的周刊,如今也是周刊將它收回去。謝謝您賜我這個稱號,讓我有過一段美好的女王時光,我配不上這個封號,原封不動將它還給學運,還給周刊。

此次事件對我來說也是人生試金石,很多一直以來「以為」的好朋友,選擇在這個時間離開我,甚至棒打落水狗。很多平常很少接觸的朋友,傾全力甚至與家人反目的力挺我。不幫我的人我不會怪他,支持我的人喬安銘記在心。喬安感謝蒼天給我看清真朋假友的機會。不過有些假道學真小人的女藝人,明明自己才是援交界的老祖宗,我當妳好朋友沒說破過妳,妳竟敢在第一時間跳出教訓我。

還有些素不相識的「男人」,跑到節目上網路上大談與我床上如何如何,再罵我噁心罵我是妓女。好好一個大男人拿床上的事情消遣女人,真是男子漢大丈夫呀。我既然那麼噁心又是妓女,為什麼又要跟我上床呢?得了「幻想症」,現代醫學已經有藥治療了。如果得了「超級想紅落井下石症」請上佛光山治療。

我對別人的事情很衝動,對自己的事情往往息事寧人。這一點華幹哥應該非常懂我。自學運以來諸多風雨,喬安從不曾正面回應或解釋過任何事件。但這次我不能再這麼做,並不是要為了自己的無知補破網,而是「新聞不該這樣做」,「新聞不該被製造」 很感謝在我闖出那麼多禍之後,仍然有那麼多網友力挺我。政治追殺、黨派追殺、對岸追殺…傳出種種陰謀論,為我開脫解套。我相信政府根本懶得理我,對岸也不會在乎我是誰,黨工更不會花心思在我身上。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單純只是自己不夠成熟,大部份的錯是自己闖出來的。

對不起,大家

我,真的只想活著,當個好公民,當爸爸媽媽的好女兒,當我女兒和朋友眼中的開心果和俠女,當院童心中的喬安安姐姐。為什麼要針對我。我好痛苦,真的真的好苦。我想回家,看看爸爸 抱抱小孩。我卻連這樣都無法 我真的真的很痛苦!!!知道我寶貝朵拉哭著打給我 說;「媽媽,我想你ㄟ,我想你想到死掉了怎麼辦?」
學運照片我沒叫人拍 也沒叫人放,我是看到中天才知道自己在電視上,我也沒提告沒告中天 沒告彭先生,什麼都沒有 我一直安靜卻一直被盯著。半年了、什麼女王都不是我叫的 我不是女王 也沒加冠封爵受不起這頭銜。我 是劉喬安,就是這樣,我不是雞!我只是一個全身都是缺點的平常人。欺負我真的很好玩嗎?我不說話不代表我不會痛。我是人,被這樣取笑 我的心每分鐘都在被撕扯 只能不斷靠藥物酒精麻醉自己。我很苦,卻誰都說不出來⋯我真的真的很苦。如果這陣子我家出了什麼事,怎麼辦?你們誰能負責?誰能還我家人?到底有誰能主持公道 誰能救我。我很痛苦!真的很痛很痛很痛!我不會說任何謊增加形象,對週刊偷拍行為也會提出最嚴厲告訴!這次,我會真的站出來 用力的反擊,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聲援 我劉喬安 求求你們幫我 這不堪的女人,幫我轉發!

這次!我一定告到底!!!告壹週刊告小嫻姐姐告香港大哥告偷拍設計我的所有人!新聞不該被製造!!

※本文轉自:蘋果新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網站歷史文章

免責聲明

  1、本站軟體僅供軟體網路測試無任何販售行為,請於測試完後24小時以內將檔案刪除
  2、本站軟體皆來自於網路,請勿任意散佈並尊重智慧財產權,軟體僅供網路測試
  3、本站軟體、教學禁止用於任何商業行為,如造成法律問題,本部落格、作者不負任何責任
  4、本站軟體、教學文章只供參考使用,有任何帳號、手機相關風險請自行負責
  5、本站軟體、教學文章只供參考使用,有任何繼承、引繼等帳號問題請自行負責
  6、若有侵權問題,請第一時間留言、FB私訊通知,我們將會以最快的速度移除此文章